威尼斯赌场澳门
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驴友眼中的贵州
十二背后(6) “黄金关”    
时间 作者:Blacker 黑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3:46     点击次数 2304次
 十二背后的第三关,最冷之处,水道平均长达30米,皆是深不见底。 其中,有一段诡异的水缝,终年不见天,水温极低。这里,对我们的水性、体能和耐寒是一个极大的考验…
衣服基本晒干,胃里补了点果冻,续满水壶。拖着疲惫的身体跟着队伍出发了… 佛头关和鬼头关的特级抗滑训练,让每个队员熟知哪处易行,哪里要栽。 左右脚迅速转换,身体前躬,随时保证有2个以上的作力点。队伍匀速

入口,一个露天的浅水潭,六七米见方,泛着油绿。

大散关停下来,在第三关入口附近。

他不停的翻看照片,边叹气边自言自语:“内存不够了,狗子的,每张都舍不得删,每张都好落嘛。” 最后,大散关一狠心对自己说:“管得他的哟,反正前面黑黢黢的,不照勒。”

“走,还有最后一段!” 我紧了紧鞋绳,活动活动了十个脚趾头…

二师兄已经修成正果,他完全无视地狱,无视地狱里的大火大热、大寒大冻、大坑大谷、刀兵杀伤… 他无邪的仰着头,眼睛仔细的收纳。 他的身体,借刺骨的水流旋转。 他的脚板,顺油滑的潭底移动。 在


而大散关,拼命三郎,永远犹如一个野人,呼呼呼的往前闯…

水缝前面的石头边, “拖拽绳,打个松紧结递过来。”我打着哆嗦提醒旅人。

5个人挤在一起,看着面前漫长的水面,头都发着怵… 反正都冷,想了想,我胸脯一挺:“我先带绳游过去!” 他们惊讶的目光朝我扫过来,哼哼,我自豪的套上绳子,一纵身,跳进水里。 “扑通!”,头一下没进水潭,

旅人,随后也跳下潭…

为了缩短水中停留时间,避免失温。首先,冲锋队员带绳率先游到对岸;然后,后面的队员跳下水后抓住绳子,脚蹬水的同时,和冲锋队员一起同时收绳子… 大散关小小的站在对面,胸膛用力的起伏,心里暗暗数数:

这个老猴子越来越近了,头发紧紧的贴在脑壳上。明显的,大散关的发型价格在50元以上,修剪得相当精心,与他的狗刨式极不相称…

这段诡异的水缝到了,它只有两米不到的宽,石头离水面有近5米高,起跳时稍微一打滑,就会重重的撞到岩壁,弹进水里。 黑漆漆的岩壁,墨绿的水,几乎吸完头灯的光线,阴森森的气氛渗满了整个空间。 旅人

“嗖!”一声,绳子崩直,旅人麻利的调整好距离,“第二个,黑卡,跳!”

冷死人了…

攀山鼠猛呼一口气,炮弹一样落进了水里。

“唔唔唔,冷得死人!”

阿弥陀佛,水终于开始浅了,体温开始回升。 十二背后的炼狱阶段已经闯完… 麻木的走着,走了很久。左一拐,头一抬,一小竖光,就在前面。 一下就怔了,要走出去了?!我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一小条缝… 没有错,

亮光渐渐开始强烈了,勾勒出周围岩壁的轮廓。

鼻尖尖擦干镜头,我精神一振,开始记录起来。

突然,光线如燕子李三的钢镖,凌厉炙白的飞过来。好刺眼,我举起左手挡了挡面前…

“卡卡!快点来!圣景啊!从来没见过这种景!” 前面的大散关,扯起嗓子大嚷大叫起来。 我起身,调头就开始跑… 猛然间,惊呆了。“呜哇!太好看了!” “哈哈,安逸白!”

旅人,背包都舍不得背好,急急的抱在怀里,和我往金色的光芒中奔过去…

阳光,犹如一把神铸的巨剑,由天到地,向山体劈过来,一下劈到山的根,劈到水里,溅起一道撼人的黄金光芒… 太奇了。 这一关,就叫“黄金关”了。

金牛地理的奇遇。

几分钟后,太阳朝西了,剑芒的光逐渐演变,成了一棵浑厚的柱子。

大家像一堆小鸟,挤在一起,获取太阳的温暖…

奇景,都是稍纵即逝,我们太幸运了。

地狱中的阳光渐渐褪去,依依不舍…

脚欢快的踢着水,大家的言语也风趣起来。

“来,撑几,庆祝一下!”

前方的地缝俊朗起来…


越走越快,每个人心里揣满了快乐…



“追山狗,这里是哪里?”攀山鼠指着卡在空中的石头。 “嘻嘻,是十二背后的出口撒。”旅人笑兮勒。 “十二背后在哪里?” “嗯?在十三前面。”…


由于每个人体能还有剩余,出来了都洋洋得意,拽几勒。 “哼哼,还没有过瘾就完了。” “是撒,低低都白累。” 哈哈去,完全搞忘在里面的熊样…


螃蟹,岩蛙都行动缓慢,在油桐溪,它们也害怕被滑一跤,答得老远…



从高坎子到马夹岩,穿过佛头关、鬼头关、黄金关,回到底水村,行程19.1公里,历时11小时。 坐在车上,翻看来时的相片,端详其中的队友和自己,好亲切。 回了回神,相片上,也就是十几个小时以前的情景… 大

这次穿越,进度极快,对十二背后的描述只是表面。期待下一次,完整的把十二背后展示出来。 (十二背后,在气候不对的时候,极其凶险。提醒穿越的团队,一定充分的准备,万无一失的挑落十二背后。)





版权所有:威尼斯赌场澳门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12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