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赌场澳门
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驴友眼中的贵州
十二背后(5) “鬼头关”    
时间 作者:Blacker 黑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3:34     点击次数 2292次
 脱了上衣,坐在温暖的阳光下,暂时缓解身体上的寒冷。可是精神上,有点想家了… 一直,脑袋里想一个问题,怎么解决镜头上的水痕迹,它导致相片是模糊的,严重影响着拍照记录。 终于,想出办法了:冒出水面后,麻完脸上的水,然后朝上,也就是朝鼻尖吹气。这样,鼻子尖尖很快就干了,用鼻子再去擦开镜头上的水。 顿时,心情好起来,很舒服的去享受暖洋洋…
太阳光随时间的流逝,在移动。阴影慢慢逼近了我们的面前…

休息时间到,起身出发。 身体经过修整后,表现出来一种疲惫,说明体能已经消耗了很多… 接下去要穿越的鬼头关,水温更低。这一关的水质很好,可以饮用。我们的水都喝得差不多,马上就能补水,这一点,大散关计算得

峡谷是落石区,危险。我们竖起耳朵,尽量的快速通过。乱石块和断树干随处可见…

十二背后的青苔,不同于别处,它表现出来的滑是难以想象的,不明白它含有什么特殊成分(也应该采样的,让科研部作出结论,和水里的物质是否一样。)…

“鞋底的袜子已经沾满油滑物质,失效了,大家把这一面翻到脚背背上来。”大散关的这些经验,应该都是摔出来的。

油桐阵又来了,每个人都乖乖的坐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前行。

这是一个大大的厅,不见一滴水。厅的每一个面都是油逛逛的,攀爬非常艰难…

“滑,大家注意哈。”旅人的斗志不如前面了,十二背后是炼狱,专门磨灭人的意志。

每个人都有些木纳,缓缓的转身、说话、商量…

这里看起来地形不险,旅人顺利的移动着。

好景不长,旅人翻上一块巨石上,俯身一探, “唉呦,又要跳水那。” “绳子。” “我先看看,应该不用绳子。”大散关又往前面挤。 “不许下!用绳子!又不姓旋是不是!”攀山鼠眼睛一鼓… 我明白了,攀山鼠是大

这个潭呈船型,清澈近人,是十二背后最阳光的一处水景。它,离我们有两层楼的距离,四周滑溜溜。

换个角度,立刻显出它阴森的一面。 “这里才五、六米,我不用安全带,用绕绳法下,山娃,可以不!” “好嘛,你注意点!”攀山鼠知道大散关的能力,同意他先下。

大散关把绳子在身上、腿上绕了几圈,向上提紧双绳,横着摆出去。控制着绳子开始下滑,他顺利的离我们远了,离地1米5左右。 大散关运出吃奶的力气,双手加力死揪着绳子,8.5的细绳摩擦力不足,速度开始加快,

“大散关,看倒,我们用安全带,悠然喔。”

这些地方的绳攀,对我们很容易…

扣好了8字和安全带,“拉!”。

大散关,正躲在暗处,用水冲嘴巴,冲刚才咬绳子留下来的小渣渣,估计他回遵义就要去找牙医了。不过,他这一牙招,很实用。

不愿意跳水,抠着岩石上的缝隙,试图找出一条过潭的陆路。


攀山鼠和旅人下来了,也很希望有线路横切过潭…

身体慢慢的浸进水里,再也没有抓的地方了,脚大力一蹬,往水里冲过去… 寒冷一下裹住身体,肝都冷抽筋了,这里是比佛头关的水要冷得多…

只有短短6、7米的距离,这个水,感觉足已让人冻成冰。

二师兄的御寒能力似乎比我们都强,没有发抖。

我用鼻子尖尖擦手机镜头,呵呵,这个办法管用过。 翻上石壁一看,又是一个潭。真痛苦,身上水还没流完,又要跳下去…

瓦亮瓦亮的石头泛着特殊的质感,快速的消耗着我们的体能。

一个一个跳下去,一个一个怪叫着,过了这个潭…

注意这张图片,里面是二师兄,在他的右上方一处,有一个足球大小的鬼玩意,奇怪的鬼东西,它正歪着头看着二师兄。 我们每一个人经过这里,都没有看见过它,可是,它神奇的出现在相片里。 下一次到这里,我一定

前面敞亮起来, “第二段过了!耶!”我兴奋的舞着双手。 “想得美,还有一半。”

往左一转,四周又暗下来,地狱又罩着我们…

抬起头,天,就是一条缝,缝的边沿圆钝,不像是地壳运动形成的地缝。 是水,是水造就的这里,是一种诡异的水,慢慢的滴开了这里,浸蚀成了中国大地缝…

它还在漫延…

它会一直破开连绵的山脉… 在十二背后,我见识了最神奇的力量。

我站在原地一直感慨… 前面,一个巨大的水潭等着我们,它深不见底,似乎连着大海的那一边。 每个人都不愿意下去了,害怕被吸进去,消失得无影无踪…

前方的阳光鼓励着我们,闯过去就是温暖,就是远离地狱… 我们退了回来,下决心要从崖壁上攀过去…

失败了几次。终于,我们搭起的人墙,战胜了这里,上去了!


这里好危险,大家都如临大敌,屁股兹着仅仅两个手掌宽的岩缘,一寸一寸的动作…

哈哈,迈开深潭了…

“过了这里,第二段地缝就过了!加油!”大散关双臂朝天一挥… 前面是近30米的水道,一咬牙,往水里一跳…


游到中间,水道的口收小了,攀山鼠和旅人堵在前面。我冷得着不住,左手用力的拨开攀山鼠。 他以为是水鬼在拉, 恐惧的大叫:“不要按我!哪个!不要按我!” … 我再次用鼻子尖尖擦干镜头,对着他们。 哈哈,一

二师兄(橙盔)的手指已经冻麻,马上靠岸,回头一望。大散关像个水幽灵,游过来要抓他,一慌,栽进水里,滑得站也站不起来…

水幽灵。

鬼头关的标志,如阴沉木般的怪山。

未时前的半小时,按时到达,阳光等待着我们…


遥望着前面,我看见了正常颜色的山体,出十二背后,不远了。





版权所有:威尼斯赌场澳门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12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