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赌场澳门
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驴友眼中的贵州
十二背后(4) “佛头关”(下集)    
时间 作者:Blacker 黑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3:20     点击次数 2262次
 “丝,丝,丝丝。” 声音越来越清晰… 周围的所有似乎凝固了,恐惧的空气罩着每一个人。 我游丝一样的吐气,肺的收缩都要停止了,憋得胸腔里的心脏一下一下的强烈跳动。

“丝,丝,丝丝。” 声音越来越清晰… 周围的所有似乎凝固了,恐惧的空气罩着每一个人。 我游丝一样的吐气,肺的收缩都要停止了,憋得胸腔里的心脏一下一下的强烈跳动。

死盯着顶上有亮光的地方,脑袋慢慢的转动…看见了,在左斜的方向,有一个竖状的影子,一起一落的在动。它感觉到了下方的岩腔有我们,影子在犹豫,但是,影子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… 我悄悄的,用二指姆夺了夺

1秒钟后,大散关、旅人和攀山鼠也发现了,远处那阴森可怕的影子… 此时的5个人,都没了主张,你看我,我看你。 “好骇人落,蛇!肯定是蛇!跑!”二师兄首先发难,飞快的转身,撒开双腿就是一趟。 其实,每个人

情急之下,人的能力不可估量。 一阵的疾跑,带出乱糟糟的声响,充满了整个空间,脚踢飞的水溅到岩壁,反弹回脸上,模糊了双眼… 黑乎乎的地缝里面,纯粹就是盲跑,奇怪的是,在如此溜滑的地方,每个人都如履平地,

攀山鼠跑第三,异常的灵活…

我倒数第二个,跑的很刺激…


累得要死,水里的奔跑。

“不想跑了,弄个低的温度,蛇应该行动很迟缓。”我双脚一收,踩在岩壁上,离开了冰冷的水道。 “嗯,不跑了。这里,鹰飞不进来,蛇是食物链的顶端,没有天敌,它不会有攻击性。”大散关麻了麻头发上的水,啐了一口

“二师兄,停下来,蛇只袄第二个,白怕。” “我怕蛇,最怕,我看倒它的,起码有弄个粗,绿映映勒一大条。”二师兄喘着气,两支手比出了碗口大的姿势。 “呵呵,其实应该等它梭下来,跟它拍几张照。” “吹马!一

又回到了地狱的感觉,阴森森而遥遥无期。

面前的这个景象,恐怖,像个鬼,还举着把大大的镰刀。一个人的话,是个憨二台会继续走下去。

巨大的断树干,两大段,卡在急转弯处,水哗哗的在脚底下流…

二师兄打开头灯,一照:“好陡的水道,绳子!旅人。”

大散关挤过来:“我来看看,不一定要绳子。” 只见他三下两下,手脚并用,离开了我们的视线。 旅人和攀山鼠不放心,迅速跟下去。 “回来,危险!下不去!”旅人嚷道。 “不要不姓旋,停倒不准动!我们丢绳子下来

二师兄看看周围,正好不用挽绳结,可以做自然锚点。

这里如一个巨大的梭梭板,朝右一拐,突然就是70度的直下,非常危险。 “绳子来了,在手杆上多绕一圈哈!” “好,我下了。”大散关谦虚的回话。 … 第三个是攀山鼠下。

二师兄最后一个,他边下边理绳子,技术非常细腻…

到达平台后,二师兄坐下来休息,刚才被蛇追累了,估计左脚又开始不安逸。

见他下跳的姿势,就知道他的双脚功能受限了。

这里,就是十二背后的最高的大坎坎,高约11米。这个高度,对于我们就是个牙签的高度。可是,这里是十二背后,它就是顶级的难度。 “好冷哟,出了这一关,要吃东西了晒太阳,着不住了。”旅人一边发抖一边嘀咕。

二师兄首先下到底,接应大家。 大散关的“8字”水平不错,不到5分钟顺利到达。

旅人可能是呆在水里时间太久,比我还抖得厉害。绳攀技术他比较生疏,岩壁上行走控制平衡还欠火候,身体一斜,脚一打滑,降落的一瞬间栽进水里。

水底的滑,一如继往,他踉踉跄跄的与水周旋。

这个黑黝黝的大石桶的内周面,被十二背后的激流,千钧力的漩涡,打磨成一道道的奇特年轮。

攀山鼠嘴巴也冷乌了, “卡卡,你先下,上面冷。” “你先下,我跟你拍照。”

2分钟后,攀山鼠站在地上,熟练的取下安全带和8字环,反手一穿打了个结, “卡卡,拉!”

其实,留在最后下,是因为攀山鼠体重太大,湿透的绳子被他一紧,将增加和岩石的摩擦,对收绳不利。 我把绳环拉松,分好左右绳,尽量站直身体,减少对绳子的拉力,慢慢的滑到水里。


和预计一样,顺利的收回绳子,??…

油桐溪的水,不知道含什么成分,能轻易的透进石层里,使其表面常年油滑不退,油桐溪的名字,取得好。(回来后悔了好久,应该取水样给我们的科研部,作研究。” 这个带油的地方,害苦了二师兄,十二背后,他是滑出去



行进到这里,二师兄(下图1、2、3)付出比我们多,他必须时刻保持脚的状态和速度,不影响队伍的穿越。 他性格中的自控和周到起了作用,这么高难度的线路也拿他无法。



旅人(图中橙盔),反应极快,每一个难点,每一个细节,他的处理都是很到位的。 他做事情的高要求,是长年磨练铸成的。 赞他一个!


这里虽然不高,也就5米左右。但是,几乎没有摩擦力的水道表面,使这里的难度成为特级。 如果不打保护下,人将是自由落体,摔下去就是失忆,敢和索路比话多,遇到豆豆就赌吵。

平衡能力超强的大散关,输给了这里,掉进水潭。 旅人继续挑战,结果,也跟着第二个滑进潭中。

该我了,攀山鼠在下面压阵,这里下降真是冒汗,一寸一寸的移…

第三个答进水潭的,攀山鼠。

费了吃奶的力气,通过树干爬上了陆地,呵呵,没有着水冰倒。

看了前面4人的情况,二师兄提前打好下一个双绳,借力迈开了水潭,属猴的是聪明。

阿弥陀佛,前面的水潭是空的,早上的食物已经消耗殆尽,这个时候不沾一滴水是最幸福的…

借双绳,大散关率先通过了这里,站在对面举起了相机。 我握好绳子,没有水潭,轻松愉快的出发了。

接下来是二师兄过,然后攀山鼠,旅人压阵…


哈哈哈,计算好精准,未时的时辰刚刚到,我们5个人闯出了“佛头关”。阳光准确的对着我们身体,一阵宜人的温暖。 大石笋赞许的看着我们,似乎在说,你们太棒了!

此时,晒太阳,是最奢侈的享受了。 我们只有35分钟的补给时间…





版权所有:威尼斯赌场澳门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12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