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赌场澳门
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驴友眼中的贵州
十二背后(2)    
时间 作者:Blacker 黑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2:16     点击次数 2385次

 卤里脊牛肉7两: 真空包装,可保存一周,补充蛋白质;金丝馒头4个:保障碳水化物;果冻一袋:2天的维生素;葡萄糖120ml:防低血糖。以上是单个队员,进入十二背后的基本身体保证食品。从马夹岩出发前,每人检查背负物品,蛇药、静力绳、拖拽绳、绷带、金创药、军刀…“要有心理准备,万一今天有突发情况,困在地缝里,我们有两天的能量。”大散关威武的站直了那小小的身子,郑重的宣布。我虚几眼睛看看他,发现他的表情里,有一种巴不得困在里面的意思,能像这样表达的人,生存能力绝对强悍…



左右的山壁开始笔直起来,渐渐的靠拢。

景象越来越美,二师兄(眼镜)和旅人像老猴子和小猴子一样,拥在一起,啧啧称奇。

“绕过这一堂,就是地缝了!”大散关振臂一呼。面前,一壁巨大墨灰的岩,深邃安静,翠羽的藤条和几棵青树衬在六尺之处,天造出了这稀世的玄关。 十二背后的门户都如此气宇轩昂,里面的内容一定惊世。

这种沟沟,落叶积在地面腐烂后,加上微生物的作用,它们粘在一起。表面上看很实在,脚一踩,奇滑。旅人(下图)的速度受限,深一脚浅一脚的移动。

降低重心,螃海一样的横着走。旅人(下图)的屁股抬得老高,真担心他一不注意,豆一个倒栽葱…

眼前的样子,和天坑不大一样。天坑,温度宜人,植被葱郁,生机勃勃。 而这里,尽是残树干和青苔。植物,歪歪斜斜的,四处充斥着阴沉不安的气氛。犹如索路搞科研不顺利的时候,赏起个脸,同时还把头发刨乱。

停下来,回头望攀山鼠(下图1、2)。哈哈哈,我悄悄的笑。 他是属大象的,由于体重太大,答几极痛,只得昆虫一样反着爬。 我想象着,手里握起遥控器,按一下左键,他伸左腿,再按一下右键,他出右脚…


二师兄(下图)是只猴子,重心合理的安排,飞快转换,灵活的穿来穿去。

拍完照,挂起手机往前赶…右脚一滑,身体猛的搓下去,“皮昂”的一声,屁股答黑勒。 “什么声音?!”大散关一个急停,警犬般的竖起耳朵。 “不是石头的声音,嘻嘻,黑卡着答一跟斗。”攀山鼠欣喜的咧开了嘴。

坡坡太陡,大脚指姆抵得生痛。 行进过程中,旅人(下图)不间断的提醒,要在口渴前补水。 休息时间到…

大散关(下图左),每次都如同瘫了一样的休息,很会调养。 二师兄(下图右),脚被崴,郁闷的思考着未来怎么办。今天,他必须注意了,再被伤到,就出不了十二背后。

旅人一个侧滑,栽到地上。 “着答那,痛白?” “麦倒几,冲嘛。” “哈哈哈,追山狗着答那!” “喔喔喔!” 旅人老实,只有苦笑…

眼前的一幕(下图)让我惊呆了,这是阿凡达里面才有的景啊。我张着嘴,哇喔… 一尊石峰,神奇的拔起来。 耳边,好像响起一阵嘹亮振人的号角声,于山谷中,久久的回荡。 它似佛,似树,似人…

端着手机,我反复的拍。 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它,下次,我一定要爬上去,坐在顶上,像神仙一样,看着凡间…

脚底下平缓了,向右,我们绕过一片裸露的岩壁。 二师兄(下图右)的脚好像问题不大,边走边四下张望。

对于这个地形,旅人(下图)已经服帖,放慢了脚步…

“碎石坡到了,队形收拢哈,免得石头滚下去伤到下面的队员。”大散关大声的警告。 这里坡度比前面一段更陡,落叶下藏着大大小小的石头,每移动一下,都会把石头带着往下滚。

大散关、二师兄和旅人,三个属猴的在前面,边观察周围情况边放松…


碎石坡真的滑,完全是在溜冰。

每个人的动作看起来好夸张,可是,如果双手不提前做好准备,脚下一滑,将摔得够呛。 哼哼,真着摔下去,不要说穿十二背后了,可能穿鞋都困难。

随处可见,碗口大小、脸盆粗细的树,齐踝的断(下图1、2)。可以想像,滚落下来的石头,它的力道和可怕。 树被砸断,能继续发芽,但是人呢?只有运到颜村去发了…


做完记录,我又往前赶。没走几步,发现大散关、二师兄和旅人停在原地。 是一棵壮年的树倒了,横在一条深壑上。 一架天生的独木桥,从它上面通过,可以缩短了我们到谷底的距离…

该我了,摇摇晃晃的爬上树,有点好耍喔… 见下图1、2。


“注意哈,这点滑。” “这勒不要着力哈,是枯死的” 队员的顺序不时的变换,队形始终保持着节奏,兼顾安全和速度。 碎石坡,一直下,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。


又是一棵被砸断的大树… 碎石坡是凶险。 每个人心里都提起的,都准备着,一旦上方有响动,随时往就近的树后躲避。

这种滑和滚石的坡坡,第一次碰到,这也算作一个关口吧。到达谷底,时间提前了… 遍地是陈色不同的石头块,很明显,有不少是前不久才滚下来的,新鲜,边缘呈利角。 攀山鼠(下图)耗了不少体力,下坡是他的弱


天坑地缝标志性的地貌出现了,如一幅幅裱好的石刻画卷。

这里,是我们第一次的取水点。

毕竟脚崴了,软组织受伤,二师兄还是有点不适。旅人有经验的让二师兄躺下,进行运动恢复。

只有一条独路,朝向十二背后。 不耽搁,我们继续出发…

我一直跟着二师兄,提醒他小心自己的脚拐拐。

周围,越来越原始。如果,恐龙从这里跑出来,估计我们也不会诧异的…

“马上就是十二背后了,来,来个合影。”状态不错的大散关,指了指前方。 从左依次:攀山鼠、二师兄、黑卡、旅人

“把你们防滑的顶级办法拿出来,这里比碎石坡还要滑得多哈。” 大散关点了只烟,有点鬼的微笑着。 于是,套袜子的套袜子,捆皮筋的捆皮筋。

行走几十米,我见识了什么叫超级滑。石头的表面,有一种特殊物质,对着光线,泛出油的质感,应该是这里独特的生态造就的。 恍然大悟,为什么十二背后也叫油桐溪。 估计,取名字的人经历了无数的跌倒,站起,再答下

被石头劈下山的这棵大树,也成为了标志,它是最后的一次取水点。

“喂,大象,接水!”旅人灌满一瓶水,头一扬,回身把水抛向攀山鼠。

离它还有十丈开外,迎过来一阵的寒气。 一身的汗水,本应享受这种舒适,可是,我心里嘀咕的:“白晓得里头水有好冷”。

旅人几个大步,踉踉跄跄的抢在前面,第一个站在入口,站在他一直向往的十二背后面前,沉默不语… “遇!好冷呀!这个水起码暴冷!”

二师兄也靠近了,探脑袋往里瞅,“是哈,暴冷!”

此时,人与人的关系在起作用。 旅人拨开我们,立在最末的一块石头上,蹲了下来,准备往冰潭里跳。因为,他是最年轻的一个…

十二背后,第一关:佛头关。






版权所有:威尼斯赌场澳门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122号